竹衣☆

忙碌中——缘更

【中太】我交的这是朋友吗?(序)

☆私设原背景无异能,中也父母是特工但被仇杀所以中也流落镭钵街,宰宰患有情感缺失,是被森鸥外‘偷’出来养的,森太亲情向。

☆大量私设,ooc

☆甜饼爱好者

☆文笔渣,见谅!




初识

中原中也第一次遇见太宰治是在14岁的时候,并且对此影响深刻。毕竟一个敢在镭钵街穿着名贵和服光明正大的到处晃悠的少年是很少见的。


感受到隐藏在暗处那些不怀好意的视线在这个看上去就很有钱的小公子身上转悠着,中原中也抓了抓杂乱的头发走过去牵起太宰治的手,拉着他往隐蔽处离开。


太宰治不解的看着这个突然跑出来带自己走的人抿了抿嘴,乖顺的跟着中原中也离开这个显眼的地方。


中原中也带着太宰治摆脱了那些如影随形的视线,跑到了一处隐秘的基地,看着这个衣着华丽的小公子皱着眉说:“你是外面的人吧?不知道随便跑到镭钵街是很危险的吗?尤其是像你这样看起来就很有钱的。”


太宰治黑黝黝的瞳孔看着中原中也,白嫩幼态的脸上不为所动,等到中原中也说完,太宰治才慢悠悠的开口,


“你好,我是太宰治。”

“哈”中原中也皱起眉头,“我是在问你为什么随随便便跑到镭钵街来啊?你是白痴吗?”


太宰治歪了歪头,“你才是白痴!”


“哈?”


“问别人问题之前难道不应该先自我介绍吗?这是跟人交流的第一步。”太宰治一脸理所当然的说。


中原中也扶额,果然是外面跑进来的小少爷吗?


“我把你送出镭钵街,你赶紧离开吧,不要再随便跑进这里来了,小少爷。”中原中也再一次拉起太宰治的手。


“我叫太宰治,不叫小少爷。”

“是是是——”


镭钵街的一间破败的小诊所里,森鸥外正在准备着晚餐,一旁乖乖等待着的太宰治突然开口,


“我说了我的名字,但是他没有告诉我他的名字。”


森鸥外的手一顿,“是吗?看来他没有遵守礼仪呢。”


“就像福泽先生开始那样。”太宰治沉吟了一会儿,“是我没有像福泽阁下那样用刀指着他吗?缺少了这一步,交朋友的步骤就不完整了,所以他不跟我交朋友。”


森鸥外手一抖,今天的晚饭差点就吃不上了,他赶紧补救。

“当然不是,也许他只是不知道有这个礼仪而已?太宰,镭钵街和别的地方不太一样。”


太宰治点点头,没有说话了。

森鸥外松了口气,偷偷拿出手机发短信谴责某人,要不是当初某人错误的出场,太宰也不会有这错误的认知了。


中原中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再次见到那位小少爷,更没想到这家伙会有这么奇怪的行为。


作为“羊”的一员,为了生存免不了会在镭钵街发生一些争斗,只能说还好中原中也的父母生前对他从不放松训练,才能让中原中也这个半大的少年在镭钵街得以生存。


但他毕竟还只是一个少年,面对凶残的成人还是没有办法应对。


在掩护其他“小羊”成功离开之后,中原中也强撑着甩开跟在身后的人,闪身躲进了一条小巷子里,靠着冰冷的墙壁,腹部的伤口不停地流着血,失血过多造成的眩晕感不停的侵蚀着他的意识。


中原中也起身想要离开这个并不安全的地方,但他刚刚迈出一步就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中原中也隐约看到了熟悉的和服布料。


当中原中也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病床上,身上的伤已经裹上了纱布,虽然这块纱布看上去并不是很干净。


四周是一些带着锈迹的铁柜,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是一些不知名的药品,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这时,太宰治推开门,拿着一些干净的纱布走了进来,他还是穿着那一身华丽的和服,在这个逼仄的小房间里显得格格不入。


看见醒来的中原中也,太宰治灵巧的绕过地上的杂物,坐在了床边的凳子上。中原中也看着这位漂亮的小少爷,迟疑的问道:“太宰...治?是你救了我?”


太宰治乖巧的点了点头,再一次对中原中也说,

“你好,我是太宰治。”

中原中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不是说过自己的名字了吗?等等,难道?

中原中也从太宰治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诡异的看出了一点期待,他试探地说了自己的名字。看着太宰治眼中泛起开心的微光,中原中也想,这真是个奇怪的人。


“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太宰治的语调微微上扬,摸了摸中原中也身上的绷带,“我来帮中也换药。”

“那...谢谢太宰了。”


太宰治给中原中也换好绷带和药之后,突然说,

“中也,受伤了,要安慰。”

而下一秒太宰治对着中原中也的嘴,亲了上去,此时森鸥外正好推门进来。


“!”中原中也震惊的睁大了眼睛,来自另一个人柔软的嘴唇泛着微凉,亲亲的贴在自己点嘴上,中原中也人都傻了。


他连忙推开太宰治坐了起来,突如其来的一番大动作,撕扯到了腹部的伤口,泛黄的纱布里渗出丝丝鲜血。

“你干什么?!””“太宰君——!”



大家新年快乐啊!祝大家新年胜旧年,万事尽可期!






【中太|EHV16:44】发热

EHV彩蛋掉落


☆一丢丢关于发烧的事

☆有私设,ooc。

☆无脑甜饼爱好者!

☆文笔渣,见谅!




圣诞节当天

侦探社其他人看着发奋图强的国木田纷纷感叹。

“国木田先生都不屑于过圣诞节的吗?”

“真努力啊!”

“话说今天太宰先生还没来耶?”


武侦宿舍

太宰治迷迷糊糊地从沙发上爬起来,缓了一会儿,“是我的错觉吗?怎么好像有点冷?算了,再不赶紧去侦探社的话国木田麻麻肯定又要生气了。”


下意识忽略了自己身上的不对劲,太宰治伸了个懒腰,拿起昨晚被甩在地上的沙色风衣披在身上,摇摇晃晃的出门了。


街上各种各样带着圣诞气息的装饰,和店铺里响个不停的叮叮当叮叮当都诉说着圣诞节的来临,只不过这一切都只是让太宰治本来就有点晕乎的脑袋更加迷糊,不过这一点点的眩晕好像对太宰治来说不算什么一样,至少看他丝毫不乱的步伐来说是这样的。


直到——

“喂,太宰,你现在走路都不看路的吗?”中原中也看着撞到自己面前来的某人颇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


太宰治稳住自己的身体,眨了眨眼声音里透着点粘腻 “中也?”


“混蛋太宰!”中原中也抓住太宰治滚烫的手,原本微粉水润的嘴唇都已经烧的青紫起皮了,“你发烧了?”


“怎么可能,中也快放开我,我要去上班。”太宰治轻轻地抽了抽自己的手,没抽动。


中原中也把手从太宰治的额头上放下来,默默翻了个白眼,“都要烧成傻子了,还去侦探社?侦探社到底是怎么照顾你的!”说着就把太宰治背了起来。


“我没有发烧。”太宰治这下才表现出了一个病人该有的样子,虽然还是在嘴硬。中原中也背着太宰治向着自己的车走去。

“我不要坐黑漆漆的车!中也~你的车呢?”生病的太宰治尤其的娇气,非要坐中原中也之前那辆车,这是烧糊涂了不是?自己亲手炸的车,去废品站坐吗?中原中也无奈地哄着太宰治试图让他先上车。

“乖,我已经让下属去开了,马上车就来了,我们先去上面休息一会儿好吗?你现在不舒服。”中原中也一边哄骗着太宰治一边让下属赶紧开车,在太宰治反应过来之前来到了医院。


“这不是中也的车,中也骗我。”

下车后太宰治因高烧而迟钝的小脑袋才反应过来,委委屈屈的嘟囔着,“笨蛋中也!”


“我是笨蛋我是笨蛋,太宰我们先去看医生好吗?”


太宰治不作声,但还是跟着中原中也的力道慢慢进了医院,体温一量,这家伙已经烧到了38.9摄氏度,中原中也脸都黑了,“今天给我好好打针吃药!别想搞什么小动作,否则我不介意向首领多请几天假。”

看着中原中也的黑脸,太宰治也不敢搞什么小动作来逃避打针吃药了,心里的小算盘刹那间灰飞烟灭,毕竟当初生病逃避治疗的下场可是让他躺了好几天。


那——

“中也,听话的小朋友可以要一个亲亲吗?”


侦探社这边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聊的热火朝天的众人。


“不知道港口黑手党来侦探社有何贵干。”国木田冷冷地看着门口的黑西装。


被无情地同事坑过来跑腿的某黑西装看着里面严阵以待的一伙人,默默流下一滴冷汗,“中原干部派我为太宰先生请假,太宰先生发烧了,说完了,我先告退。”说完黑西装一溜烟就走了。


留下侦探社众人面面相觑。

“所以…”

“为什么…”

“太宰先生请假是港口黑手党的人来啊!”

(乱步)“大概因为那个中原干部是太宰的男朋友吧。”

(众)“欸——!”




全家都是🐑,人现在还迷迷瞪瞪的,太难了,圣诞快乐哦!


【2022中太圣诞48h:Eternal Holy Voice】终宣

小薇薇:

null


为你唱一首幼兽之歌


在秋日月夜海滨


倾听人鱼爱的朝歌


 


为你唱一首山羊之歌


在冬季北方的海


欣赏冬日里的长门峡


 


为你唱一首往日之歌


在污浊了的忧伤之中


怀念共同远行的夏日


 


在这充满奇幻的世界


我向神明不休祈祷


直至冬日黎明到来


得以与你执手相拥


愿时光停留


愿圣音永恒


*****


24/00:00  @小薇薇  《我迷人的小少爷》


24/01:00  @连夜逃离这座城市  《无题》


24/02:00  @绝望文盲 


24/03:00  @「羲辞」   《歌》


24/04:00  @栗子没有黎   《勒花》


24/05:00  @雨世   《最强》


24/06:00  @世童 


24/07:00  @天上星岚L   《唯有时间永恒》


24/07:30  @想吃宰宰的茶泡饭   《当太宰治突然绑上左眼绷带》


24/08:00  @若芙 


24/09:00  @劳斯座下最猛Alpha[QR.] 


24/10:00  @乱向   《顶流他原来暗恋我》


24/11:00  @不觉清平    《如何让狗狗追你十条街》


24/12:00  @咕咕咕的未间 


24/13:00  @雨尚溶川   《无》


24/14:00  @一碗狗   《你可以把心脏作为圣诞礼物送给我嘛?》


24/15:00  @天堂鸟 


24/16:00  @大黑猫yyds 


24/17:00  @易和   《圣诞节偷偷来到孩子家,却发现孩子们在doi该怎么办?》


24/18:00  @苏左006   《无》


24/19:00  @染黛笙歌   《圣诞礼物》


24/20:00  @plum-sparrow 


24/21:00  @木子青柠(弃疗中) 


24/22:00  @山林苑(内卷中)   《塞壬海》


24/23:00  @殁    《Line Segment°》


25/00:00  @颍童 


25/01:00  @阿渚   《噩梦成真》


25/02:00  @七月流火   《槲寄生奏鸣曲》


25/03:00  @陈sir(被作业创死版)   《路过》


25/04:00  @当代四好青年伊长泽   《一起去看烟花吗》


25/05:00  @回眸忆桑   《ひまわり》


25/06:00  @湯媛Wendy   《聖誕夜》


25/07:00  @小涵子   《礼物》


25/08:00  @雪原闪闪   《圣诞的惊喜》


25/09:00  @🐺🦊激推bot 


25/10:00  @归舟. 


25/11:00  @不染   《上床的舍友在吵怎么办》


25/12:00  @教物主义   《中原中也为何那样》


25/13:00  @真是怠惰啊   《红线》


25/14:00  @猫猫鸽   《梦》


25/15:00  @大吟酿   《读秒》


25/16:00  @枫溪   《拥有双倍太宰这个冬天还会冷吗》


25/17:00  @你也就一米六   《为我讲一个睡前故事吧》


25/18:00  @一只上了天的千 


25/19:00  @王呕吐还我人生   《想不到》


25/20:00  @水茉清湘 


25/21:00  @五行缺钙   《在恋综节目里碰上了前男友怎么办》


25/22:00  @七夜♢【雪豹码字】   《只有森先生受伤的世界》


25/23:00  @果冻味的仰望星空派 


*****


以下为本次企划中随机时间掉落的彩蛋组老师名单!


 @辞䮨!   《***》为什么是星星~


 @宰右不逆哦~    《***》因为是秘密哦~


 @长期收海带老师猫咪本    《***》要不要猜一猜呢~


 @咕咕咪咔咔    《***》诶嘿你肯定猜不到~


 @不飞去的鸟    《***》请持续关注我们呀~


 @竹衣☆    《***》12月24日00:00-12月25日23:59分~


 @七月流火    《***》随机掉落~


 @陈sir(被作业创死版)    《***》为你解密哦~


——12月24日00:00!让我们共同前往!璀璨美好的中太世界!

【2022中太圣诞48h:Eternal Holy Voice】二宣

小薇薇:


你是尘间斜阳
你是此界微明
我于人海逆行
为你执一浪漫灯笼
与你共赏夜空花火
零点圣音奏响
刹那即为永恒


*****


正点时刻老师名单:


24/00:00  @小薇薇 


24/01:00  @连夜逃离这座城市 


24/02:00  @绝望文盲 


24/03:00  @「羲辞」 


24/04:00  @栗子没有黎 


24/05:00  @雨世 


24/06:00  @世童 


24/07:00  @天上星岚L 


24/07:30  @想吃宰宰的茶泡饭 


24/08:00  @若芙 


24/09:00  @劳斯座下最猛Alpha[QR.] 


24/10:00  @乱向 


24/11:00  @不觉清平 


24/12:00  @咕咕咕的未间 


24/13:00  @雨尚溶川 


24/14:00  @一碗狗 


24/15:00  @天堂鸟 


24/16:00  @大黑猫yyds 


24/17:00  @易和 


24/18:00  @苏左006 


24/19:00  @染黛笙歌 


24/20:00  @plum-sparrow 


24/21:00  @木子青柠(弃疗中) 


24/22:00  @山林苑(内卷中) 


24/23:00  @殁 


25/00:00  @颍童 


25/01:00  @阿渚 


25/02:00  @七月流火 


25/03:00  @陈sir(被作业创死版) 


25/04:00  @当代四好青年伊长泽 


25/05:00  @回眸忆桑 


25/06:00  @湯媛Wendy 


25/07:00  @小涵子 


25/08:00  @雪原闪闪 


25/09:00  @🐺🦊激推bot 


25/10:00  @归舟. 


25/11:00  @不染 


25/12:00  @教物主义 


25/13:00  @真是怠惰啊 


25/14:00  @猫猫鸽 


25/15:00  @大吟酿 


25/16:00  @枫溪 


25/17:00  @你也就一米六 


25/18:00  @一只上了天的千 


25/19:00  @王呕吐还我人生 


25/20:00  @水茉清湘 


25/21:00  @五行缺钙 


25/22:00  @七夜♢【雪豹码字】 


25/23:00  @果冻味的仰望星空派 


*****


以下为本次企划中随机时间掉落的彩蛋组老师名单!


 @辞䮨! 


 @宰右不逆哦~ 


 @长期收海带老师猫咪本 


 @咕咕咪咔咔 


 @不飞去的鸟 


 @竹衣☆ 


 @七月流火 


 @陈sir(被作业创死版) 


——美好的中太世界即将打开!12月24日00:00!让我们共同期待!

【中太】口欲期

☆突然口欲期的中也和倒霉的宰宰~

☆有私设,ooc!

☆无脑小甜饼爱好者

☆文笔渣,见谅!





不知道为什么,中原中也最近总是感觉牙齿很痒,总想要咬些什么。尤其是像硬糖、小骨一类的,含在嘴里,用牙齿狠狠的切断碾碎,那种感觉让人上瘾。


这种感觉在某一瞬间达到了顶峰。


中原中也看着迎面走来的太宰治,脑海中这股莫名其妙的欲望翻腾着,促使着中原中也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太宰治白嫩的脸颊、微粉的唇,再往下是从绷带和西装的包裹下探出的纤细手指。


太宰治身上的每一寸都让中原中也无意识地咬合着牙齿。


“咕噜”中原中也听见了自己吞咽口水地声音。


“哈,笨蛋中也是傻了吗?”中原中也奇怪的视线让太宰治感到有些许地不适,但又说不清是哪里不对,但这不妨碍他照常挑衅中原中也。


“蛞蝓就是没脑子,这一次的任务又搞出这么多额外支出,要是所有人都跟笨蛋中也一样,首领会哭的吧。”


为了应付这莫名其妙的欲望,中原中也最近身上都带着一些硬糖。


随着太宰治的靠近,齿间的痒意更加猛烈,这让中原中也都没心思理睬太宰治的挑衅,这样奇怪的自己也让中原中也感到陌生,怎么会想要去咬太宰治!


“没话可说了吗?笨蛋蛞蝓!”太宰治凑过来看着奇奇怪怪没有反应的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盯着太宰治白嫩还带着点婴儿肥的脸颊,狠狠的吞了口口水,为了防止自己做出什奇怪的事,快步离开了。


直到把太宰治远远地抛在后面,中原中也才略微放松下来,靠着拐角处冰冷的墙面,发热的大脑有了些许的清明,他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糖果全部倒进了嘴里,牙齿狠狠咬了下去,糖果被碾碎的那点微末快感,还不能满足。


满足...满足...要怎么才能满足呢......中原中也极力控制着自己不去回想太宰治,不去想他那白嫩可口的脸颊、修长的脖子、隐隐约约透露出来的锁骨...这一切都让中原中也的欲望更加强烈。


“笨蛋中也还是小朋友吗?任务出问题就偷偷跑来吃糖,这绝对是《本周不服输的中也》一大看点!”太宰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跟了上来,在拐角处探出了半个脑袋。


“混蛋太宰!你给我安分一点!”中原中也闭上眼努力控制着自己脑海中再一次翻腾的欲望,只是听见太宰治的声音就能有这么大的反应吗?他狠狠地磨着牙。


“嘁,笨蛋中也,笨蛋中也!略!”太宰治朝着中原中也做着鬼脸,中原中也奇怪的行为让太宰治更想凑过来了。


只是令太宰治没想到的是,中原中也突然睁开双眼,湛蓝的瞳孔里充斥着一股奇怪的欲望。


中原中也猛地一下把太宰治扯过来,禁锢在自己面前。太宰治的背磕在冰冷的墙上,不等他出声,中原中也张开嘴狠狠地向太宰治白嫩的脸上咬了上去,那一块软肉被中原中也含在嘴里,用牙齿研磨着,吸吮着。


这一刻中原中也连日里无法被满足的奇怪欲望好似一下子被填满了一般,这种奇妙的畅快让中原中也忍不住在太宰治的脸上更用力的啃咬着。


“中原中也!”太宰治呆住了,“你是狗吗!”


太宰治用力的推搡着中原中也,脸颊上传来尖锐的疼痛感,让太宰治根本没有办法思考中原中也突然抽的什么风。


但是在体术课上经常逃课的可怜小太宰治怎么推的开中原中也呢?只能用那张牙尖嘴利的嘴徒劳的谩骂着,试图让中原中也放开自己。


只不过中原中也则想着要是真的咬一口就放开太宰治的话,那之后以太宰治的滑溜程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咬上第二口呢。


于是中原中也无视太宰治的谩骂,将目标转向了更多的地方。


当中原中也终于放开太宰治的时候,太宰治的脸颊和脖子上都充斥着鲜红的齿痕,原本板正的西装被暴力扯开,锁骨上也全是中原中也留下的痕迹,狼狈的靠在墙上,看着落荒而逃的中原中也绵密的刺痛感止不住的从渗血的伤口传进大脑。


“中!原!中!也!”




咕咕咕——(鸽子精诈尸啦!)

彩蛋是一小段后续哦~

【2022中太圣诞48h:Eternal Holy Voice】初宣

小薇薇:


金色教堂内,管风琴按键轻轻敲击,风管轰鸣,圣洁美好宛如幻梦;
洁白广场上,小提琴弓弦微微交错,琴弦颤动,波澜起伏好似人生;
他们说,管风琴是我主呼唤世人的声音;
他们说,小提琴是凡人附庸风雅的俗心;
告诉我,那听聆颂歌的主是世间绝对的真理。
告诉我,我拨动琴弦的爱人是致于死地的毒物。
谁知神明也是肉身,救世主终将死于谎言。
孰敢保证祂的怜悯,不是塞壬的甜蜜歌声。
主的箴言,爱人的软语。
主的怜悯,爱人的注视。
叛逆,自愿放弃安息的资格。
握紧,与你一起奏一曲长歌。
若世人生来罪恶,我亲爱的主啊,我将如何被救赎?
我的主,请为我拉响一支奏鸣曲,我将奉为圣音,吟之永恒。
圣音永恒。


*****


正点时刻老师名单:


@小薇薇


 @五行缺钙 


 @「羲辞」 


 @湯媛Wendy 


 @雨尚溶川 


 @苏左006 


 @枫溪 


 @殁 


 @乱向 


 @七月流火 


 @plum-sparrow 


 @当代四好青年伊长泽 


 @连夜逃离这座城市 


 @水茉清湘 


 @七夜♢【雪豹码字】 


 @栗子没有黎 


 @颍童 


 @易和 


 @天上星岚L 


 @大黑猫yyds 


 @归舟 


 @不觉清平 


 @染黛笙歌 


 @不染 


 @王呕吐还我人生 


 @真是怠惰啊 


 @咕咕咕的未间 


 @山林苑(内卷中) 


 @天堂鸟 


 @🐺🦊激推bot 


 @雪原闪闪 


 @阿渚 


 @绝望文盲 


 @回眸忆桑 


 @世童 


 @大吟酿 


 @一碗狗 


 @你也就一米六 


 @教物主义 


 @小涵子 


 @雨世 


 @想吃宰宰的茶泡饭 


 @陈sir(被作业创死版) 


 @若芙 


 @一只上了天的千 


 @木子青柠(弃疗中) 


 @劳斯座下最猛Alpha[QR.] 


 @猫猫鸽 


 @果冻味的仰望星空派 


*****


以下为本次企划中随机时间掉落的彩蛋组老师名单!


 @宰右不逆哦(´-ω-`) 


 @长期收海带老师猫咪本 


 @不飞去的鸟 


 @咕咕咪咔咔 


 @竹衣☆ 


 @七月流火 


 @陈sir(被作业创死版) 


 @辞䮨! 


 @劳斯座下最猛Alpha[QR.] 


——准备好了吗?12.24日00:00!让我们共同前往美好的中太世界!

【中太/白昼已烬14:00】计划翻车

☆恶作剧翻车的宰宰~

☆有私设,ooc警告!

☆时间线混乱的小甜饼√

☆文笔渣,见谅!

☆白昼已烬/11.2

上一棒@plum-sparrow

下一棒@是瑟瑟呀




作为森鸥外的一大得力干将,太宰治年仅16却已经接触了大量港口黑手党的事务,尤其是在森鸥外刚刚上任的这个混乱时间,太宰治跟着森鸥外可谓是不眠不休,漂亮的小脸蛋上都挂上了浅浅的黑眼圈。


虽然太宰治对森鸥外压榨自己的休息时间提出抗议,但手段稚嫩的小朋友怎么能杠的过那个黑心医生呢?


于是这段时间,作为搭档的中原中也就倒霉了,每一次出任务太宰治那聪明的小脑袋瓜里总会冒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已经搭档了一段时间的中原中也虽然已经对太宰治的恶劣性子有了一定的了解,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最近的太宰治会作的这么令人疯狂。


当中原中也第N次顶着爆炸的余波把太宰治从任务地点拖出来之后,“太宰治!!你给我听着!下次任务你再给我乱来,我就把你的蟹肉罐头全部丢掉!”


太宰治大惊失色:“什么!笨蛋中也还学会威胁主人了!明明是中也太笨了没办法完成我的作战计划的原因!”


“呵”中原中也冷笑:“别给你自己的恶趣味找借口啊!”


太宰治转头,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中原中也暂时不想看见这个小作精,扭头就走。


“记得写好总结去跟首领汇报哦~中也~”

“这不是你的工作吗!”

“达咩——我的就是中也的!中也不干的话我不知道下次任务我会干什么哦。”


“可恶!”中原中也停下脚步,额头青筋暴起,努力按耐住自己想揍某人的心,不行!不能被这小混蛋威胁,不然……中原中也想着自己之前被太宰治忽悠着一个人抗下两份活的悲惨时光。


“随便你!反正我不干!”中原中也决心不能让自己再次落到那种悲惨的状态!


居然拒绝了?太宰治讶异,难不成中也变聪明了?不对,这次不是忽悠是威胁啊,居然失败了,宰宰懵逼。


趁着太宰治愣神的时候,中原中也加快脚步赶紧离开了任务场地,不远处原地待命的下属们看着这两个疑似内讧的上司十分熟练的视而不见,毕竟已经习惯了。


Lupin酒馆

“可恶!”太宰治更生气了,“中也小矮子居然不听我的话!”


“听你的描述,中原先生拒绝你才是合理的吧。”坂口安吾满头黑线的看着气的冒烟的太宰治。


“不行!我要让笨蛋中也付出代价!”太宰治握拳。


“喂喂—”在这里说要报复自己搭档这种话真的不会传到本人那里去吗?


在这种人来人往的酒馆说出的话怎么可能不被传出去呢,何况当时太宰治说的这么大声,总有些看不惯太宰治的人会跑去告状的,所以没两天,中原中也就知道了太宰治的宣言。


“哈!他以为我怕他吗?叫他放马过来吧!”中原中也虽然这么说,但是还是在心里默默担忧某人给他搞出什么幺蛾子来,尤其注意自己的宝贝机车和红酒。


但直到下一次合作出任务前太宰治都没有动静,越是平静中原中也就越担心,这说明太宰治这家伙想搞一个大的。


到了出任务的时候,中原中也终于见到了这个让自己提心吊胆的罪魁祸首,看着太宰治捧着游戏机头也不抬地走过来,中原中也冷笑一声上前。


太宰治突然抬头看着中原中也,“呐,中也,这次的任务对象手里好像有个很有趣的东西哦,貌似是那个传说中的爱情魔药,据说喝下这个的人会无可救药的爱上自己面前的第一个人呢!要是中也喝了——”


“嘁,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太宰治你居然会相信这种东西?”


太宰治收起游戏机,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嘛,谁知道呢?”

中原中也心里突然打鼓,这家伙这态度,不会......吧?


但直到任务结束,太宰治都没有其他的动作,难不成这家伙的报复就是那段话?不,不可能,按照中原中也对太宰治的了解,这家伙肯定还有别的计划,还是得小心一点,中原中也暗自点头。


黑色轿车里,太宰治把玩着一只装着透明液体的玻璃试管等待着中原中也,当中原中也上车,太宰治凑过去打开试管,“中也君辛苦了,喝点水吧。”


中原中也下意识想要接过,等等,这是太宰治啊!


看着中原中也惊疑不定的神色,太宰治笑眯眯地举着试管,“这就是所谓的‘爱情魔药’哦,中也要试试看到底是不是真的吗?”


“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中原中也还没说完太宰治就把试管往前一伸想要趁中原中也说话的时候灌进去。


中原中也本来就在防备着太宰治,怎么可能让他得逞。两个人在狭小的车厢里推搡纠缠,车外负责开车的下属看着突然开始晃动的车子,不知道该不该上车。


狭小的空间里,中原中也虽然体术好也发挥不了几分,好几次差点被太宰治得逞。


“你不要太过分啊!太宰!”中原中也一抬手按住太宰治伸过来的手,把太宰治压到了身下,那支试管也被顺势压到了太宰治的嘴边,里面的液体在两人的注视下缓缓流进了太宰治的嘴里。


两人面面相觑,这时门外的下属见车子已经停止了晃动走近敲了敲车窗不敢看里面,“中原先生,我可以进来了吗?”


中原中也立刻弹起来正襟危坐,干咳了两声:“当,当然可以,走吧要回去汇报了。”


就在这时,一双细白的手从中原中也的身后伸出来,搂住他的脖子,太宰治的脸凑近中原中也的脖子,那张殷红的嘴一张一合,吐出来的话却让中原中也的脑子烧坏了CPU。


“不行哦~中也要和我过二人世界,汇报什么的让他们去就好了吧,嗯~”


中原中也:嗯?!

下属:!!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居然!!


识相的下属看见太宰治缓缓眯起的眼睛,识相的带着小弟们离开了,“太宰先生我们先下去了,祝你们生活愉快!”


“太!宰!治!”中原中也咬牙切齿的看着太宰治。

“嗯哼~”

“你干什么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


太宰治眨眨眼睛,“因为我想让他们知道中也是我的啊,中也我喜欢你。”

“哈——!你、你、你!”中原中也指着太宰治话都说不全了,这家伙,怎么可能!喜、喜欢?!


等等,中原中也突然想起刚刚被灌进太宰治嘴里的那份疑似是“爱情魔药”的未知药水,


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爱情魔药这种东西?


从这天起,有中原中也的地方就会出现太宰治的身影,就算没有让他们搭档出任务的时候太宰治也会突然出现在中原中也的面前,每一次都会当着众人的面说一些看似正常却又令人误会的话。


当中原中也忍无可忍当着众人八卦的眼神把太宰治牵到角落质问的时候,太宰治就会露出一种无辜的神色说:“因为我喜欢中也啊。”并且太宰治趁势住进了中原中也的家里,光明正大的蹭吃蹭喝,中原中也想要拒绝但很无奈,拒绝无效,只能任由太宰治入侵着自己的领地。


港黑内部,关于两人之间关系的议论和八卦满天飞,那一天的情形已经被传成了“中原中也急不可耐带着太宰治在任务现场车震”这种离谱流言了,甚至这种消息还传到了红叶大姐和首领的耳中,为此中原中也还被相继接受谈话(太宰没被约谈的原因是找不到他的人,找到了也不会来,只有我们小中也老实)。


中原中也再一次严词警告太宰治不要这么干之后,看着太宰治失落离开的背影,一边庆幸太宰治终于不粘着自己有时间去聚会了,一边感到自己有点空落落的,这种奇妙的感觉搞得中原中也异常烦躁,这种烦躁持续到了他和旗会的小伙伴们聚会的时候。


“中也中也!那个传言是真的吗?你真的跟那个太宰治在一起了?”阿呆鸟第一个发问,旗会的其他几个小伙伴表面上漠不关心但事实上都竖着耳朵等着中原中也的回答。


“怎么可能啊!”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旗会的小伙伴们说了。


“所以你没有跟太宰治在一起,这种情况是太宰治喝了爱情魔药单方面爱上了中也不择手段造成了咯?”外科医生浅浅地总结了一下,中原中也无奈地点了点头。


“所以中也到底喜不喜欢太宰治呢?他长得可不赖,现在这么一个大美人为了跟中也你在一起不择手段呢?”公关官笑眯眯地问,“而且据说你们还住一起了?”


“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喜欢他!”中原中也下意识回答。


“那不喜欢的话,就只有努力找到这个药地解药,这样他就不会缠着中也给你造成困扰了。”阿呆鸟天真地说,“中也这段时间有找过解药吗?”


中原中也沉默了,好像他从没想过要找解药这件事,如果找到解药的话,也就意味着太宰治不会跟自己黏在一起了,甚至可能因为这段时间发生的事直接跟自己疏远连搭档都做不成了,太宰治还会从自己房子里搬走!他、他的蟹肉罐头还没吃掉堆在那里呢,看见旗会小伙伴诧异的眼神中原中也才反应过来自己不知不觉把最后一句话说出来了。


中原中也干咳了几声,对上了公关官意味深长的眼神,“中也,如果这个药没有解药你会接受太宰治吗?毕竟人家现在对中也可是情深意重呢。”


聚完会回到家的中原中也浑浑噩噩,脑子里一直回荡着“你会接受太宰治吗?”这句话。


他靠在鞋柜旁发愣,手不自觉覆上了不停跳动的心脏,我好像,不想让太宰治离开了?

为什么?难不成...我喜欢太宰?


咯噔,柜子的门被太宰治塞的满满当当的某种罐头残骸撑开,随着柜门的缓缓打开,罐头残骸叮叮当当撒了一地。


中原中也的行动力还是很强的,想明白以后立刻就动身去找太宰治了,他很清楚太宰治会在哪。


只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


“...欸,怎么世界上怎么可能有爱情魔药这种东西啦!我也不可能喜欢那个黑漆漆的小矮子的,这可是我天衣无缝的计划啊!没想到中也居然会真的相信世界上有这种东西,果然是脑容量不足的蛞蝓!”太宰治叉腰得意的笑着。


“所以...这一切都是你的报复计划吗?”

“怎么样!是不是很完美!等欣赏够了笨蛋中也的窘态,我就放出所谓解药的消息来哈哈哈哈哈!”

坂口安吾扶额,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织田作看着突然出现在太宰治身后的人,指了指。


“太宰。”

“欸?”太宰治歪头。

“那是你说的中原先生吗?”太宰治回头一看,中原中也黑着脸站在他的身后,浑身冒着黑气。

“太!宰!治!!”


事到如今,假的我也要他变成真的!!





纯纯小甜饼来咯~万圣节就是要吃糖嘛~



【中太/白昼已烬4:00】恶魔的礼物

☆今天是收到礼物的中原中也酱,都市无异能背景

☆有大量私设,ooc

☆无脑,伪甜

☆文笔渣,见谅!

☆白昼已烬/11.2

上一棒@WHeny_茶

下一棒@樱溪


中原中也逐渐有些习惯了没有太宰治存在的日子,虽然每天早上还是会下意识的做好两份早餐,但…中原中也看着这份多余的便当,停下了剥蟹肉的手带着些许恼怒的把这份多余的早餐发泄般的扔进了冰箱,然后转身出门。


万圣节快到了,领着公文包回家的路上总能听见天真的孩童在讨论着该扮成什么样的鬼怪去讨要糖果。


“万圣节?哈,只有幼稚鬼才会过这种节日的吧,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怪这种东西。”


刚在公司递交完辞呈的中原中也一边开门一边嘟囔着,“鬼怪什么都是……”话还没说完,中原中也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奇怪的一幕,“...假的吧?”


“欢迎回家!中也!”属于太宰治的声音从突然出现在茶几上那个缠满绷带的黑色的蛋上传来。“中也不欢迎我吗?为什么还不过来!”


那颗极具太宰治风格的蛋在木制的茶几上蹦来蹦去,发出‘咚咚咚’闷响。


“哈?一颗会说话的蛋?”中原中也把公文包一甩,拿出手机拨出号码,“梶井,你是不是来我家干了什么?”


“欸,中原中也你什么时候会未卜先知了?”梶井站在尾崎红叶家门口略微心虚的看了看四周。中也知道自己和红叶姐商量着要给他找心理医生了?


“我怎么知道的?你自己听听你干的好事!”中原中也把手机对准那个在茶几上不停的蹦来蹦去,喊着“中也!中也!”的蛋。


“听什么?你那边没别的声音啊?”梶井满头雾水,好像没暴露?


没声音?中原中也皱眉,这么大的动静。


“虽然我是想干点什么,但先声明…嘟嘟嘟嘟——”梶井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这次不是我的主意啊——”


梶井疑惑的看着手机,想要打回去又有点犹豫,这么奇奇怪怪的中也,难不成中也真的...


中原中也相信梶井不会在自己面前拿太宰治开玩笑的,所以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


中原中也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向着那颗蛋走过去,可别让我抓到你,混蛋,竟然敢拿他开玩笑!


中原中也靠近这颗在他慢慢接近后就开始安静的蛋,一把抓住他,一道白光闪过。


“中也,好久不见。”中原中也被压倒在沙发上,湛蓝色的瞳孔因为震惊而不自觉的放大。


就在几个月前,自己青梅竹马的爱人太宰治因为癌症去世了,太宰治本来身体就不算太好,在一起后中原中也好不容易稍微把太宰治身上养出来了一点肉,然后……


中原中也眼睁睁的看着太宰治身上的肉一点点消失,一点一点的变成一个小小木盒里装着的一捧骨灰。


而现在,他正被自己亲自送走的爱人压在身下,这个人,不,这个奇怪的生物长得跟太宰治一模一样,包括他那脸上狡黠的神情,只不过这个生物的身上多长了一对黑色的猫耳。


“什么啊,中也狗狗脸上这副表情好恶心啊!只不过几个月没见,就不认识我了吗?”猫耳太宰俯下身子,贴近中原中也的脸庞,身上松散缠绕着的绷带随着他的动作从白嫩的肌肤上滑落。


中原中也下意识想要推开猫耳太宰,可是他却先一步从中原中也的身上爬了起来,绷带在不断的滑落,肉色的肌肤不断地裸露出来,猫耳太宰稍微拢了拢身上的绷带,“中也不给我拿衣服吗?秋天的天气好像有点冷呢。”太宰治歪着头,长满黑色绒毛的猫耳随着他的动作垂下来一点,鸢色的瞳一瞬不眨地盯着不自然的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把猫耳太宰抱进了房间,给他缠好身上的绷带,换上太宰治之前的衣服。橘红色的发丝垂下,遮住了中原中也的脸,看不清神情。


“欢迎回来。”


从这一天起,中原中也每天早上不小心多准备的那份早餐有人领走了,不会再孤零零的躺在冰箱里等待着夜晚的到来。


进门之前等待着自己的不再是空旷的客厅,而是一地的罐头和播放着喧嚣节目的电视机,阳光透过玻璃洒在布艺沙发上睡得正香的某人身上。


“混蛋!!你倒是收拾一下家里啊,你还睡得着!真是…”中原中也拎着采购回来的东西看着这一地的脏乱,只觉得头疼。


太宰治眼都没睁,转身把耳朵埋进了软乎乎的抱枕里用行动表示不想理这个正在唧唧歪歪的啰嗦中也。


没办法,中原中也放下手中的购物袋,认命的为太宰治收拾客厅的残局。


“中也~晚上想吃蟹肉粥。”太宰治闷闷的声音从沙发那边传来。


随着中原中也发泄般的放下装满空罐头的垃圾袋,马蹄铁之间碰撞出叮叮铛锒的声音,貌似惊扰到了什么,中原中也的耳畔好像出现了一道尖利的猫叫,家里明明没养猫啊,怎么回事?中原中也摇摇头。


“知道了,你现在给我安分一点啊,真不知道为什么每天你都要吃蟹肉粥,真的不腻吗?”


“欸——”琉璃般的鸢色瞳孔看着中原中也走向厨房的背影,声音中带着些古怪的意味。


“笨蛋蛞蝓怎么会知道蟹肉粥的好啊!这可是最好的食物!没有之一的!”

“嘁,讲个笑话,青花鱼吃螃蟹。”

“略!”


这个异常闷热的秋季里,一个人沉寂的生活中再一次出现了不同寻常的喧嚣。


中原中也觉得好像真的是自己的太宰治回来了。


没有人比他更熟悉太宰治,那些下意识地小动作,那张漂亮面孔下隐藏着的坏心思他都了如指掌。


所以现在,中原中也靠近沙发上的那道身影,脸上带出了一丝微笑,抱住了太宰,“太宰,明天好像就是万圣节?今年会不会有人来找我们要糖果呢?”


这是猫耳太宰出现后中原中也第一次叫他太宰。

太宰治蜷缩在中原中也怀里,没有说话。


万圣节当天,街道上全是扮成鬼怪巫女的小孩,唱着歌谣,提着自己的小篮子挨家挨户去搜刮美味的糖果。


中原中也家的门被敲响了,是邻居家的小孩他,每年这时候都会过来要讨要糖果,今天打扮成了小恶魔的模样。


“不给糖就捣蛋!”亚麻色的头发上戴着恶魔的尖角发箍,高高举起的篮子里面是满满的糖果,“中原先生,今年我是小恶魔哦!给恶魔糖果的话,会有一份来自恶魔的礼物哦!”


中原中也失笑,把早就准备好的糖果放进了篮子里,“好吧,今年的糖果是给小恶魔的,万圣节快乐,翔太。”


“嘿嘿,万圣节快乐!这个给你,中原先生。”翔太很高兴,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东西递给了中原中也。


“这是……”一颗鸡蛋,还是一颗涂成黑色缠着绷带的鸡蛋,中原中也有些讶异,克制住了自己想要回头看太宰治的心。


“这是我给中原先生准备的小礼物,翔太亲自煮的鸡蛋!我看见中原先生家有一只经常缠着绷带的黑色小猫,就给鸡蛋涂上了颜色,还缠了绷带。”翔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说:“哦!中原先生我该和朋友们集合啦!我们说好要一起分享糖果的,再见!”


翔太快速的说完这一串话,带着自己装满糖果的篮子跑开了,“一定要收好哦!这可是来自恶魔的礼物!”


“中也?还不进来吗?”


中原中也回头,猫耳太宰盘腿坐在沙发上歪头看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嘴好像并没有动。


……恶魔的礼物吗?






诶嘿,应该算是个小甜饼吧...?不管不管,万圣节快乐!接下来应该会慢慢恢复更新?还是有点不适应成为社畜的日子啊,唉。



【2022宰右万圣100h:白昼已烬】初宣(下)

绀云暮合(高考版):




续表:




11月3日


00:00 ☆ @糯米味的仰望星空派 


1:00 ☆ @你妹妹不是你妹妹 


2:00 ☆ @NULL 


3:00 ☆ @竹小落 


4:00 ☆ @平方ww 


5:00 ☆ @花崎海 


6:00 ☆ @烨相 


7:00 ☆ @某青本青 


8:00 ☆ @苏左006 


9:00 ☆ @司途梵星✨(失踪) 


10:00 ☆ @不更文,不营业。详细见最新一条 


11:00 ☆ @黎今日也在咕咕咕 


12:00 ☆ @还没死 


13:00 ☆ @当代四好青年伊长泽 


14:00 ☆@草莓蛋糕(更新龟速,绝不弃坑) 


15:00 ☆ @匣中猫 


16:00 ☆黑羽青青原上草


17:00 ☆ @冬日眠渡(开学失踪) 


18:00 ☆ @随意点 


19:00 ☆ @陈sir(开学周更) 


20:00 ☆MoRan


21:00 ☆ @扇子酒日常在赶ddl 


22:00 ☆ @瞳苏 


23:00 ☆ @若芙 




11月4日


00:00 ☆ @宰科生物保护协会会长(开学失踪) 


1:00 ☆ @湯媛Wendy 


2:00 ☆  @AlputaB 


3:00 ☆ @伊帕利欧【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搬运】 




【惊喜随机掉落】


☆ @市井路人 


☆ @(ˊ˘ˋ*)♡ 


☆ @露丝睡着了 


☆ @哈哈 


☆ @雨滴 


☆ @༒ 


☆ @柠 


☆ @北唐夜冥 


☆江北


☆ @鱼yu 


☆ @雨世 


☆ @鸽子 


☆ @末日Six 


☆ @游生夢死🐟 


☆ @灼冽 


☆ @教务主义 


@草莓酒特供 


☆ @颍童 


☆ @咕咕咪咔咔 


☆ @不知晦朔 


☆ @喵喵叫的窝窝头 


☆ @青风 


☆ @热空气上升通道 


☆ @Silence Noise 


☆ @雪原闪闪 


☆ @硅星 




——10.31 敬请期待

【2022宰右万圣100h:白昼已烬】初宣(上)

半夜爬来~敬请期待万圣开餐~

绀云暮合(高考版):




从准备的时候就开始期待了。


希望各位玩得开心~




【时间表】


10月31日(万圣节)


00:00 ☆@不修边幅的红灯区玫瑰 


1:00 ☆@银河褪潮 


2:00 ☆@pigeon 


3:00 ☆@叶墨白  


4:00 ☆@もち 


5:00 ☆@蹲在坑边等发芽 


6:00 ☆@阿九 


7:00 ☆@未名雪川 


8:00 ☆ @铃染(高三失踪) 


9:00 ☆@乔之 


10:00 ☆@小薇薇 


11:00 ☆@瑶酱超爱太宰桑 


12:00 ☆@唐幽洛 


13:00 ☆@Camellia 


14:00 ☆不想早起


15:00 ☆@蒙面猪蹄子 


16:00 ☆@斑鸠 


17:00 ☆@木子青柠(弃疗中) 


18:00 ☆@泺梬 


19:00 ☆@倾辞 


20:00 ☆沐风


21:00 ☆@付白白白白白 


22:00 ☆@辞衍(可接稿版) 


23:00 ☆@KyoAka 




11月1日


00:00 ☆@Yoruu08 


1:00 ☆@凌霄客的海角(弃坑跑路 


2:00 ☆@v2tx 


3:00 ☆@吃吃喝喝快快乐乐 


4:00 ☆@千月秋和 


5:00 ☆@宇智波斑不可能是贫乳 


6:00 ☆@リリカ 


7:00 ☆@茶瓦君 


8:00 ☆@五行缺钙 


9:00 ☆@贺山鸣 


10:00 ☆@喝麦片的麦兜 


11:00 ☆@Chusingsing✨ 


12:00 ☆@沉沦于渊 


13:00 ☆@牧月十一(月考暂退) 


14:00 ☆纸箱


15:00 ☆@莎樱Satana 


16:00 ☆@棠溪 


17:00 ☆@风吹汉堡 


18:00 ☆@LIYINYINLING 


19:00 ☆@椒茶 


20:00 ☆@庭阶兰 


21:00 ☆@并没有什么用的兔子 


22:00 ☆@澄舒ping(看顶置,想要评论) 


23:00 ☆@绝望文盲 




11月2日


00:00 ☆@槿約233 


1:00 ☆@云生笙(摸鱼版) 


2:00 ☆长夜长


3:00 ☆@WHeny_茶 


4:00 ☆@竹衣☆ 


5:00 ☆樱溪


6:00 ☆@🍁露露的枫叶🍁 


7:00 ☆@渴望冬眠 


8:00 ☆@水茉清湘 


9:00 ☆@Itsuki林乐寒 


10:00 ☆@酒没醒 


11:00 ☆@七月 


12:00 ☆@五行缺钙 


13:00 ☆@plum-sparrow 


14:00 ☆@竹衣☆ 


15:00 ☆是瑟瑟呀


16:00 ☆@月清 


17:00 ☆@十四锦 /@橘 


18:00 ☆@绝望文盲 


19:00 ☆@未名雪川 


20:00 ☆利娜徳


21:00 ☆@怎么办我已经是个天然卷了 


22:00 ☆@灵汐玥 


23:00 ☆@七夜♢【雪豹码字】